88steam,csgo开箱网站,csgo开箱
88steam,csgo开箱网站,csgo开箱

2001年夏,这些事情都过去了之后,我和朋友们开始参加由各种组织举办的各类CS比赛。克拉科夫所有可能办比赛的地方我们都去过。比赛的形式也各不相同:2V2、3V3、4V4、5V5,我们有时要带上朋友一起参加。

我记得有一次我们的对手是Edward的队伍。那时候我第一次参加5V5的比赛,还不认识他。那时候他在克拉科夫的知名战队CyberCity-2000。这个比赛就是他们俱乐部办的,我们队伍也去参加了。那时候Edward就很厉害,已经很出名了。而我则是个无名小卒,第一次和朋友参加这种比赛。比赛中我们交手了,以6:1输给了他们(我们那时候就能拿到6分了)(译者:不知道为什么是6:1输了,怀疑是掉字了,可能是6:13)。之后,我和Edward会一起征战整整12年。不过那时候我还对这些一无所知。

虽然我们没有赢,但是这都不重要。我们打比赛是为了学习。每场比赛后我们都会磨砺自己,一天一天变得更强。我喜欢这种竞技的氛围,喜欢这种积极进取的压力。不过这个爱好还是挺费钱的,毕竟2002年我才只是一个高中生。我的唯一经济收入就是那个储钱罐。和以前一样,我没有告诉父母就把钱夹了出来。有一次特别搞笑的是,父亲想用一下里面的钱,后面再补给我。那天我不在家,父亲就把它锤了。蹦出来的只有几个钢镚和破旧的纸钞。他一下子就明白了,然后告诉我母亲我经常拿里面的钱去打游戏。不过之后也没发生什么,毕竟这些钱都算是我的。父亲希望我用它们去买些有用的东西,不过这是我的决定,所以他也只能respect。后来,我终于在比赛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父亲觉得这笔投资也许不算太糟。

我每天都想打游戏。打CS或者看CS的时候,我很容易就把其他事情抛在脑后了。一群小年轻去打比赛,那段时光想想就很开心。通过比赛,我积累经验,精进技术,慢慢组起了一支稳定队伍。在加入第一支长期效力的队伍前,我换过约40支队。有的队伍可能只打了一周,有的能打几个月,还有些只是为了打某个比赛。在不断的训练和不断的比赛之中,我们的目标也越定越高,但是我们总能实现。确实,那时候我们赢少输多,这种状态大概持续了一年。在几个月一换的队伍中,我们光在克拉科夫就参加了近200场比赛,一次冠军都没拿过。不过职业生涯刚刚开始,参加比赛就很可以了。我喜欢的我在做的事情,结果也表明我在变强,说明我选对了道路。

我换了很多队伍,主要是为了积累经验。青年人总是以自我为中心的,有的人想专注学业,有的人想去学个技术,有的人想赚钱,还有人想实现自己的梦想。我的任务是在CS上做到最好。每当我看到队友把其他事情置于CS之上时,我就会换队,因为对我而言没什么比CS更重要。我不断地换队,不断地积累。

第一支对我而言比较重要的队伍是Arsenal,这名字听起来就像是个战队。在这里我的队友们都和我成了好朋友。一个是狙击手Keev,另一个是Slider。我们常常训练,在此我懂得了稳定阵容的重要性,也对这个游戏有了基础的了解,基于此我开始不断向前。

差不多同时,Edward离开了CyberCity-2000,接受了pro100的邀约。他们赢下了顿涅茨克举办的乌克兰冠军杯(阵容为Kane,Edward,Devil,Motya,ZloeLamo)。我尚没有Edward那么厉害,我们队伍也相形见绌,因为我才刚刚起步,还得经历成功的每一步。不过我还是努力训练,进步得也很快。

我的第一个教练是Skillter,他意识到了我对游戏得热情,他开始指导我如何做得更好。在最初他给了我很多建议,因为我太想学习了,所以就像个海绵一样把一切都吸收进了大脑。说实话,我的目标就是要比所有人做的更好,不是和别人差不多,而是要当最好的那个。我知道这并不简单,不过简单的事我还真不感兴趣。后来我们组成了ICE战队,Skillter还是 教练。2003年我们开始参加克拉科夫外的比赛。虽然这些野鸡赛我们还是不能夺冠,但是我们已经能打到半决赛了。对我们这种战队而言,这其实已经可以了。

我的日常就是,早上去上学,放学去锻炼,锻炼完了去车站坐个公交去上网,然后训练到晚上。我住在市中心,体育馆也在市中心,但是网吧得坐50分钟公交才能到。日日如此。

老实说,网吧所在地不怎么样。那里好多小偷,当地人打打闹闹也是日常。晚上很不安全。怎么说呢,我用队里两兄弟的ID给你描述一下吧,他们一个叫Racket(诈骗),一个叫Mofiosi(黑手党)。这ID就是他们的真实写照,由此也可看出氛围对人的影响。不过我们队和那里人没发生什么矛盾。我是唯一一个不住在那里的人,不过我的队伍在那儿,所以大家也接受了我。那里的人对我们还挺尊重的,也很支持我们。

我们队伍也会组织比赛。频繁的训练和无休止的比赛初显成效。慢慢地我们赢比赛了,知识逐渐融入了实践。我不仅展现出了个人实力,也成功地融入了队伍。

我还模糊地记得参加的最初几场比赛。我记得我们赢了些队伍,旅行也很快乐。参加的第一场比赛我记忆犹新。比赛在新卡霍夫卡,我们坐了十个小时火车才到那里。

这个地方给我的唯一印象就是远。这座城市很小,但是有个俱乐部老板要办CS比赛,他们邀请了许多乌克兰其他城市的队伍。克拉科夫的有三四支:ICE(我们队)、一个朋友的队、一个不记得的对、还有pro100。这比赛的奖金很可观(在当时)。我特别强调在当时是因为,2003年,要是一个比赛的奖金和它的组织费用差不多就算是可观了。说实话,也就几百刀吧。不过几百刀的比赛就能吸引到全乌克兰的队伍了。那时候奖金真的很少,不过我们不是为了钱打游戏的,是为了游戏和乐趣。很高兴当年有这么些办比赛的人。

十个小时的火车后,我们到了新卡霍夫卡。主办方把我们安排在了一个叫做酒店的地方。酒店这个词对于这个建筑而言,可能有些过誉了。参赛者们住的地方就是些空房间。据我观察,没人想住在这儿。但是主办方就给了我这么个地方。这房子更像是用来吓小孩的鬼屋。我们已经不是孩子了,但是还是挺可怕的。有些可疑的人在附近闲逛,他们三五成群,总是皱着眉头,看起来是在踩点。好像又回到了上个世纪…

我们都十七八了,这些不便在我们眼中就像是探险。大部分人不用这里的东西,不过有些人要抽烟喝酒。每个人的成年之路都不一样,但都不是很平坦。因为室内禁止吸烟,所以第一天还出了点状况,虽然有些不愉快,不过好在只是受了点惊吓。我不想指明是哪支队伍的事,毕竟这事不怎么光彩,他们自己估计也忘不掉,不过来的晚的队伍可能不知道这事。

大概是这样的,他们在附近的凉亭抽烟,站成一个圈,一个一个换着抽。一个醉汉牵着条狗就过来了。他闻到了烟草的味道,决定给这些捣蛋孩子上一课,因为他们影响了他睡觉!他说的话好像还挺有道理的,他出来既是为了睡觉,也是为了遛狗,不过敲诈一下这些熊孩子也不错。这个人就很魁梧了,还带着一条一样魁梧的狗。人骂骂,狗汪汪,兄弟们试图跟他解释,他们就只是在这儿安安静静地抽烟而已,不过这些争吵倒是吸引了不少路人。抽烟的人干脆就把剩下的烟草扔进路边的灌木丛了,这男的反倒更生气了。谁知道呢,说不定他就想过来蹭口烟,结果发现烟没了。不好说。不过他很生气,就拎起一个哥们,从屁股后面掏出了把刀。刀就是普通的刀,不过拿在一个醉汉手里就有点可怕了。他威胁说要把这哥们的小拇指切下来。还好这哥们挣脱了,撒腿就跑,其他人也跟着跑了,醉汉就追,狗也跟着他。还好他们及时的回到了酒店躲了起来,醉汉只好在街上骂了很久。

第二天,又是新的冒险。我们是提前两天来的,已经登记过了。网吧门口站着10-12个人,有人是登记过的,有人是在等的,还有支队伍迟到了,还有人在往里搬电脑,总是大家都有事做。突然来了群当地人,骂骂咧咧的。好像是有什么惹到他们了,总之就成了硬核打架游戏。还好主办方及时赶到,他们应该是想到会出事了,因为很快就来了些看起来很厉害的人,告诉了当地人待客之道。后来就没人敢惹我们了,不过我们还是挺生气的。

我们队是第四或第五,也不差了。我们还击败了敖德萨的Maverick,是一支强队,这大大地鼓舞了我们。不过我们又耻辱地输给了另一支队,这队我不记得名字了。输的很蠢,上半场我们10:2,下半场1:11输掉了。我们本可以赢下的。也就在那时我看到了队伍不和谐的一面。我们压力很大,这些压力成了争吵的源头。一个骂另一个,然后互相抱怨,互相喷。整个比赛我们都很紧张,而且没有克服这种情绪。我们输给了自己的大脑,最后我们大吵一架,输掉了比赛,每个人都很烦。

比赛结束了,我们回到了克拉科夫。回家之路也满是问题,因为我们输了,所以几乎每个人都身无分文,不过至少我们能睡个好觉了。隔壁车厢的pro100就没这么幸运了,他们的车玻璃被一个不知道哪儿飞来的石头砸碎了。所以他们得一直看着行李,免得飞出去。总之,这就是这场比赛给我的全部记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