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skins stake
88skins stake

码字不易,希望各位读者朋友点点关注,多多交流。今后会继续更新更多深度内容,往期内容请见文集:caivar的CS:GO数据分析。 转载本文或摘编本文内容需经本人同意。 

【本文约5700字】


ENCE在2020年末遭遇了大麻烦:自从失去了Aleksib之后,他们再也未能复制2019年上半年的成功。无论是队伍的骨干xseveN和Aerial,还是经验丰富的suNny,抑或是年轻的sergej和Jamppi都陆续离开,allu几乎成为了光杆司令。到了2020年12月,ENCE的HLTV世界排名下跌至第34名,处于2018年6月以来的历史低位。

更糟糕的是,allu在HLTV Confirmed播客节目上的言论彻底引爆了整个团队。芬兰CS的灵魂人物承认踢掉Aleksib是一个严重的错误,“但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”。allu还指出sergej即将服兵役,声称后者长期以来一直缺乏继续参与竞赛的动力。

sergej立刻在Twitter上反击allu的言论,他称allu的性格“并不像看上去那样人畜无害”,同时辩护自己离开赛场是因为心理健康问题,其他队友可以作证。果不其然,xseveN第一时间转发了sergej的帖子。同样向allu发难的还有suNny,他称allu所说的并不完全属实,而且自己感到“被背叛”,因为allu并没有解释为什么要让自己接过队伍的指挥棒。显然,suNny并不想为ENCE糟糕的成绩背黑锅,特别是当人们反复将他与前任Aleksib相比较时。

ENCE的管理层对这一出闹剧大为震惊,这家芬兰俱乐部表示“我们对不了解现有问题的严重性负全部责任,希望在与CS:GO团队内部评估情况时保持耐心”。最终的处理结果是,ENCE放弃了芬兰阵容,走向国际阵容。一方面,他们没有挽留xseveN和suNny这些老人,也没有反对sergej服兵役和Jamppi转型Valorant的意愿。另一方面,3个芬兰人allu、doto和教练sAw会是新阵容的一部分。

接过ENCE的教鞭可能是sAw职业生涯中最艰巨的挑战,这甚至是他首次担任教练。sAw的选手生涯毫无亮点,他自2015年起就混迹于不同的芬兰队伍,还与xseveN在iGame同队超过一年,但没有任何亮眼的成绩。二人同时离队后,xseveN的下家是芬兰CS的执牛耳者ENCE,sAw则只能屈身于老二HAVU。sAw为HAVU效力两年半之后选择退役,并与队友doto一起“晋升”至ENCE,代替因教练BUG而被禁赛的老队友Twista成为新任教练。尽管ENCE风雨飘摇的近况人尽皆知,但sAw还是没有料到,在他加入ENCE后一个月,allu与前队友的积怨就爆发了。

sAw没有以选手身份参加过任何大赛。他曾代表iGame出战PGL克拉科夫Major欧洲区Minor,但垫底出局

更出乎意料的是,allu播客节目事件的余波尚未平息,ENCE的管理层就需要sAw快马加鞭,在短时间内重新打造一支由不同国籍选手组成的新ENCE。这足以使sAw焦头烂额,毕竟他此前从未有过效力国际队的经历,他选择ENCE也是为了与同胞并肩作战。幸运的是,ENCE的总经理Niklas Ojalainen为sAw提供了100%的支持。“在过去的芬兰电子竞技中,团队一直以选手为绝对中心。但我想说,随着职业化的进步,选手的影响力应当越来越小,对团队的决定产生巨大影响的人应当是教练。我认为以前选手的影响力太大了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意见,有时意见会发生冲突,然后团队成员必须选边站队,这会引发问题。而现在,随着sAw的到来,我们向所有人特别是老队员明确了这一点——最终决定权始终属于sAw,他会与我讨论有关团队的决定。当然,他会听取所有选手的意见,但最终决定权始终是他的。我认为这就是我们建立更专业的团队所必须采取的方式。”

得益于总经理的倾力支持,初来乍到的sAw在ENCE队内树立了权威

除了教练,另一关键角色——队长的人选也迅速浮出水面,Niklas与sAw一致认为Snappi是最佳选项。“我们很早就意识到Snappi是我们想要围绕他建队的IGL,因为我们真的需要一位经验丰富的队长,他能让身边的队员变得更好。所以他是第一块拼图,当时我们甚至还不确定doto和allu会不会留队。当我们决定走向国际时,很明显,我们不能只有一位外籍选手。为了团队的平衡,最好有3位外籍选手,这样就不会出现一群芬兰选手聚在一起说芬兰语,然后芬兰人和其他人各说各话的情况。我们希望保持团队的凝聚力,让每个人都感受到归属感。”

当Snappi收到ENCE的邀约时,他正处于职业生涯的又一个低谷。现年33岁的丹麦人自18岁起就开启了CS 1.6职业之路,并在丹麦CS元老BERRY的引领下成为著名的Copenhagen Wolves的第一批选手之一。不过在转型为IGL之前,作为突破手的Snappi并没有太多建树,他先后三度加入狼队又三度退出,在2016年的最后一次退出还伴随着狼队的彻底解体。在这段时间里,他曾辗转于No Problem!和unu.AiN等没有赞助的队伍,或是与BERRY、HUNDEN等前辈共事,或是与gla1ve、valde等好友患难与共,不变的是始终未能取得突破。

参加2009年WCG的Snappi和BERRY

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16年夏天。离开狼队的Snappi、gla1ve和valde等人组建了Team X,随后被挪威俱乐部Heroic收购。在接下来的两年,Snappi终于不必再四处奔波。虽然gla1ve很快就收到了Astralis的邀约,valde也在半年后离开,但Snappi开始尝试并迅速适应了IGL的角色,Heroic也在二线赛场站稳脚跟,甚至在2017年的IEM卡托维兹打进四强。遗憾的是,无论阵容如何变换,Heroic都无法成为一支稳定的一线队,更不必说捧起奖杯了。

到了2018年4月,对前景略感到不安的Snappi与队友JUGi一同离开Heroic,加入OpTic。二人接替了stanislaw与ShahZaM的位置,使OpTic成为一支丹麦队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无论是JUGi、niko、gade还是巅峰已过的cajunb都无法为Snappi提供充足的火力,于是Snappi还是在2019年夏天离队,重新投入Heroic的怀抱。Heroic在早前签下天才少年stavn,整个团队展现出欣欣向荣的态势,看上去Snappi很可能在二进宫后终于达到他追求的目标。

从gla1ve、Snappi到后来的cadiaN,Heroic为丹麦CS孕育了最聪慧的大脑

老熟人cadiaN在一段不错的试训期后成为Heroic的新队员,Snappi对此并无异议。尽管cadiaN已经在North担任过IGL,但Snappi仍然是新阵容的队长。他们甚至迅速获得了冠军——尽管只不过是DreamHack亚特兰大公开赛,但至少这是Snappi职业生涯中首座有分量的冠军奖杯。而且他们还吸引了财大气粗的FPX的青睐,Heroic也乐于做顺水人情,将整个团队出售给FPX。

后来的故事人尽皆知,Astralis挖角es3tag事件导致这一转会告吹,Heroic陷入最困难的境地。cadiaN无法掩盖的领导力与指挥才能最终让Heroic的管理层决心扶正他成为新队长,而倒霉的建队元老Snappi则又一次失业了。此后他甚至打算和smooya一起远赴蒙古,加入kabal领衔的TIGER。不曾想TIGER在ESL One里约之路亚洲区决赛战胜TYLOO夺冠后临时变卦,决定维持原阵容,碰了一鼻子灰的Snappi只能暂时赋闲。在此期间他还短暂地替补休假的Xyp9x,帮助Astralis出战BLAST春季Showdown和DreamHack春季大师赛,成绩糟糕。

Astralis在Snappi替补出战的两届赛事分别止步第7-8名和第9-12名

到了2020年6月,Snappi终于找到了新下家c0ntact。这支队伍的前身就是在StarLadder柏林Major大放异彩的CR4ZY,在huNter-和nexa转投G2之后招纳emi和SHiPZ补齐阵容。c0ntact希望Snappi接替表现不佳的LETN1,带领这个团队实现突破。然而新阵容毫无化学反应,甚至在年末的DreamHack冬季大师赛和Flashpoint 2垫底出局,c0ntact的管理层一怒之下将所有队员都挂上货架。

所以,正当Snappi惶惶不可终日之时,ENCE抛来橄榄枝,丹麦人毫不犹豫地签下合同。Snappi自然懂得投桃报李的道理,他并非空手而来。除了自己的指挥造诣,他还为ENCE带来一把火力强劲的武器——Spinx。Spinx早年与NertZ参加过一些以色列本地的赛事,并在2019年8月获得FPL资格。他在2020年夏天加入首支被HLTV记录的队伍Tikitakan,与同胞shushan和flameZ兄弟以及nicoodoz等人一同参加了一些ESEA的低级别赛事。以色列人随后被Snappi相中并带到了c0ntact,在那里度过了并不顺遂的3个月。当Snappi得知sAw并未敲定ENCE的新阵容时,便向后者极力推荐了Spinx,最终二人在ENCE延续了队友关系。

尚未成名的Spinx与NertZ

除了Snappi和Spinx,sAw还从Sprout引入波兰枪男dycha,并在不久后用另一个年轻的波兰人hades取代了年迈而不稳定的allu。这套富有活力的阵容一路稳扎稳打,自2021年下半年起逐渐向一线赛场发起冲击。他们在EPL S14的小组赛力压Astralis和Spirit出线,并在淘汰赛击败FORZE,遗憾不敌最终的冠军NAVI。随后他们在IEM秋季赛达到高峰,在小组赛就力压Vitality以头名身份晋级淘汰赛,又在淘汰赛先后战胜G2和Astralis,最终在决赛惜败于NIP。凭借IEM秋季赛亚军的好成绩,ENCE锁定了PGL斯德哥尔摩Major的一个席位。

一步登天总是不现实的,斯德哥尔摩之旅给ENCE当面泼了一盆冷水。他们在挑战者组顺利地以3胜1负的成绩出线,但在传奇组三战皆墨,没有赢下一张地图就离开了Major的赛场。ENCE众人的表现不可谓不糟糕,Spinx、dycha和hades都是疫情时代出名的后起之秀,斯德哥尔摩Major是三人首次参加线下大赛。此前从未见识过大场面的年轻人在比赛中惊慌失措,哪怕是浸淫赛场多年的Snappi也爱莫能助,这是成长过程中必须要交的学费。

队伍在线下时代回归后虎头蛇尾的第一个赛季让ENCE的管理层和sAw决定在2022年初继续补强,用FPX的Maden取代了作用不显著的doto。sAw没有给老队友留任何情面,因为他职责是让ENCE变得更好。至此,在一年前还是全芬兰阵容的ENCE如今只剩下sAw一个芬兰人了。来自芬兰、丹麦、以色列、波兰和黑山的六人将把这支国际化的ENCE推向2019年之后的又一个高潮。

北海巨妖在2022年的首秀出师不利,他们在IEM卡托维兹先后惜败NAVI和Astralis,不过他们充沛的火力已经得到展示,尤其是在Nuke上以16:4的比分大胜NAVI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厚积薄发的时刻很快就来临了,来到EPL S15,ENCE在小组赛接连击败FaZe、Vitality和Outsiders后晋级,并在淘汰赛一路平推fnatic、Movistar Riders和NIP,打进决赛。sAw和Snappi对MR的明星狙击手SunPayus颇感兴趣,后者也将成为ENCE的下一块基石。虽然在决赛被FaZe完成复仇而屈居亚军,但这支焕然一新的、国际化的ENCE溢出的天赋无疑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特别是Spinx,这个被Snappi带到ENCE的年轻人永不停歇地扣动扳机并命中目标,一时间成为最炙手可热的新星并被ESL评为赛事MVP。

在EPL结束后,ENCE火热的竞技状态又延续了2个月,他们在PGL安特卫普Major RMR顺利出线,又在BLAST春季Showdown力克Copenhagen Flames、Heroic和Astralis,夺得宝贵而唯一的正赛名额。同胞HooXi、cadiaN和gla1ve确实足智多谋,于是Snappi用简单粗暴的步枪火力击溃他们。而在此后的Major正赛上,ENCE同样一路过关斩将,无奈在半决赛被轰出1.76 rating的s1mple压制而彻底熄火,止步四强。来到IEM达拉斯,尽管队内核心Spinx因签证问题而无法成行,不过在老将Snax的帮助下ENCE依旧高歌猛进,直到在决赛被Cloud9零封惨败。这一段时期的成绩似乎暗示着ENCE的国际阵容的命运:总是成为那个陪跑者。不过如果没有冠军,那么亚军和四强也不赖,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的烦恼呢?

耀眼的上半年过去,ENCE在2022年下半年陷入泥潭。Spinx归队后,他们似乎找不回引以为傲的默契,hades极不稳定的状态也令人担忧。ENCE在IEM科隆惨遭一轮游,而且在随后的休赛期他们又失去了Spinx。这对ENCE而言无疑是最沉重的打击,但他们对此无能为力。小本经营的ENCE好不容易才和ESL签下卢浮协议,更不敢指望做梦都不敢想的BLAST合作伙伴这个吞金兽。Spinx和Vitality眉来眼去也算是人尽皆知的秘密了,与兼备ESL/BLAST合作伙伴身份与ZywOo的小蜜蜂相比,ENCE的吸引力确实太弱。现实的Snappi没有挽留以色列人,他一边招徕老队友valde救火,一边和sAw商议如何优化狙击手的人选。hades离开,代替他的新队员正是SunPayus。ENCE在这个休赛期的动态就像是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米。他们的明星选手被Vitality挖角,但他们也带走了MR的顶梁柱。

Snappi没有料到,曾经那么出色的valde如今已经老态尽显,且无法适应ENCE直率的风格。ENCE在EPL S16小组赛1胜4负,只赢下2张地图。此后IEM里约Major RMR全胜晋级的表现一度让人看到曙光,但ENCE还是未能打进Major淘汰赛,他们甚至在年末的Elisa大师赛不敌2位青训小将出战的Astralis。真正让Snappi和sAw决定放弃valde的导火索则是今年年初ENCE在IEM卡托维兹止步预赛的低迷表现,对于Snappi来说,踢掉valde是如此困难又如此简单,困难在他和valde的旧情实在太深厚,简单在他一定要让ENCE变得更强大。

正当Snappi和sAw为新人选苦恼时,他们突然意识到,如果失去了一个Spinx,与其选择诸如valde这样的折中方案,为什么不找到一个新的Spinx呢?二人立马想到了Spinx的好友NertZ。不同于Spinx,NertZ已经24岁了却迟迟未能获得一次进军一线赛场的契机,在ENCE抛来橄榄枝时他还在为英国兵队Endpoint效力。面对Snappi和sAw的邀约,以色列人毫不迟疑,他太需要在大舞台上展现自己。新阵容的磨合比预想中快得多,他们立即在EPL S17的淘汰赛先后战胜G2和Vitality,取得四强的好成绩。

NertZ在ENCE的体系中如鱼得水,仿佛他已经是多年的老队员一般

遗憾的是,在最后一届CS:GO Major上,挑战者组三战全胜晋级的良好态势并无法阻止ENCE再次遭遇滑铁卢。他们在Vertigo上先后不敌Vitality和ITB,随后被NIP送回老家。ENCE全队只有NertZ一人苦苦支撑,而SunPayus、dycha和Maden都在梦游。难道他们又要重蹈覆辙了吗?

天无绝人之路,ENCE的努力在不久后得到回报。新科Major冠军Vitality不会参加IEM达拉斯,这是北海巨妖证明自己的好时机。在小组赛他们就轻取COL和FaZe,并力压手感滚烫的device引领的Astralis,直接晋级半决赛。来到半决赛,ENCE的对手又是FaZe。双方轻松拿下各自选图,并在决胜图Ancient上展开一场恶战。战至28:28平,SunPayus在第57回合挺身而出,赢下关键的1v2残局,吹起反攻的号角。最终ENCE以31:28的比分结束了这场持久战。进入决赛,面对MOUZ的ENCE绝不手软,SunPayus和NertZ分别贡献1.45和1.30的rating,轻松拿下胜利。

ENCE赢得了久违的大赛冠军,他们的上一座奖杯还要追溯到2019年的BLAST马德里,IEM达拉斯也是ENCE的国际阵容首次夺冠。NertZ拿到了职业生涯第一个大赛冠军,达成了Spinx在ENCE未能完成的心愿,SunPayus、dycha和Maden同样是第一次品尝捧杯的滋味,西班牙人还力压群雄获得MVP奖章。在拿起教鞭将近3年后,sAw终于成为冠军教头。此前不少人都已经认识到他对ENCE的重要性,但他一直未能在大赛中笑到最后。这个冠军既证明了sAw作为教练的价值,也补偿了他黯淡的选手生涯。

如果说此刻4个年轻人的心情是无边无际的狂喜,那么Snappi则是释然的欣慰。大家都知道他的队友未曾染指奖杯,却很难想象这位征战十余载的老将此前居然从未赢得任何大赛冠军。当同龄的karrigan坐拥丹麦铁三角,率领TSM大杀四方时,Snappi第二次被赶出Copenhagen Wolves;当前队友gla1ve成就Major四冠王伟业时,Snappi刚刚回归Heroic,正为能否参加一线赛事而发愁;当前队友cadiaN接连获得IEM里约Major亚军和BLAST秋季总决赛冠军时,Snappi和ENCE在许多人闻所未闻的Elisa大师赛止步六强。他一直是一个被遗忘的人,一个不起眼的人,却在33岁的年纪厚积薄发,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好的IGL之一。

ENCE的故事仍在继续,在赢下IEM达拉斯之后他们又接连打进IEM科隆和Gamers8的决赛,虽然都与冠军失之交臂,但他们已经证明了自己是当今最强大的战队之一。初来乍到的NertZ已经展现出明星选手的能力,SunPayus进化为最好的狙击手之一。Snappi和sAw更是被许多同行认为是最优秀的指挥/教练组合,考虑到这支星味并不浓厚的ENCE打出了如此美丽且强劲的CS,二人在打造这套阵容的过程中居功至伟。

我们从ENCE成功的重建过程中可以窥见的一点大概是,说一不二的团队核心何其重要。无论是sAw与doto还是Snappi与valde都是多年故交,但如果合作不能让团队更上一层楼,那sAw和Snappi就毅然选择一刀两断。Snappi在台前引领年轻人冲锋陷阵,而sAw则是运筹帷幄的幕后英雄。二人的合作亲密无间且卓有成效,带领这支多元化的团队达到了队史最辉煌的巅峰,回报了ENCE的管理层对他们的绝对信任与耐心。也许在未来SunPayus和NertZ也会同Spinx一样另寻高就,但这支ENCE已经在反恐精英的历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,而执笔人正是Snappi与sAw。